首页

编程启蒙机器人真玩偶还是真故事?

  在家长们看来,学习音乐美术作为素质教育的一种固然不错,然而编程的好处更多,两者间的区别就像“授人以鱼”和“授人以渔”。音乐美术传授的只是一项能够增强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技能,编程却是教会孩子具体使用一项工具,而这个工具能够从多个维度来扩展孩子的能力,机器人编程培养的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码农,培养的是把科技和创意结合起来的新人类。

  根据中国产业调研网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教育培训市场专题研究分析与发展趋势预测报告》预计,2018年中国教育培训产业的市场规模将达2万亿,以此估计,少儿编程培训市场的规模在100亿元左右。与之对应的是少儿编程培训市场低的可怜的市场渗透率,仅有0.96%。行业预测,少儿编程培训渗透率每提高1%,整个市场规模就可扩大100亿。由于编程机器人同时站在儿童教育、人工智能、机器人等多个风口下,资本随风起舞,玩家扎堆也就不足为奇了。根据编程机器人玩家背景、优势的不同,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类型。

  在玩具行业,乐高的名头很响,从1932年开始做积木玩具到现在已有87年的发展历史。1986年时,乐高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(Media Lab)进行了一项可编程式积木的合作,从此开启了乐高机器人的新品类。玩家不仅可以像玩传统乐高积木一样发挥想象搭建各种模型,而且还能通过编程控制,让模型真正动起来。

  葡萄科技主打儿童科技玩具,编程机器人领域的热门IP“百变布鲁可”就是由葡萄科技打造的。虽然葡萄科技将自己定位为儿童玩具公司,但其在官网中也表示今后将发力教育市场,基于科技积木推出教育课程。

  从其他行业转场过来的玩家优势非常明显,像索尼在电子控制方面的根基非常深厚,因而其产品KOOV的质感、操作性能都属上乘;小米入局编程机器人的更大志向在于它的物联网布局,希望借助编程机器人开辟出更大的物联网应用场景。这类玩家在编程机器人赛道中到底能跑多远,能跑多快,最终将取决于其集团主业的战略重心会如何变化,但总的来说,在这个赛道中仍是一类重量级的竞争者。

  能力风暴和优必选是一开始就瞄准编程机器人赛道的专业玩家。能力风暴是未来伙伴机器人公司下设的独立子品牌,早在1996年就成立了,真正进入编程机器人赛道进行布局则是从2014年开始。目前,能力风暴发布了面向C端的四个系统产品:移动机器人奥科流思系统、积木机器人氪系统、类机器人珠穆朗玛系统和飞行机器人虹湾系统。2016年正式进军编程机器人赛道的优必选的“成名之战”是2018年春晚开场时的24只机器狗编队舞蹈,目前,优必选春晚定制产品Jimu机器人已有星际探险、探索者、发明家、丛林飞车以及迷你等几大系列。

  与其他玩家相比较,专业玩家的产品线更加丰富,在营销方面B端与C端并重,此外专业玩家与教育机构、机器人比赛的联系也更为紧密。能力风暴是世界教育机器人大赛(WER)的合作伙伴;优必选围绕Jimu组织了一系列的青少年编程比赛。这类玩家的打法更有侵略性,都通过专业化和系统化的营销、教学方式来推动编程机器人培训的发展。

  几乎所有的少儿培训课程都提倡寓教于乐、快乐教学,特别是一些本质枯燥,内涵深奥的科目,培训机构在进行课程设置时都是由浅到深,用奖励诱导、游戏玩乐的方式来吸引孩子家长报名和续课,这一点在编程机器人培训中表现的尤为明显,并不是说这种教学方式不对,但在唯数据论思想的指导下,编程器机器人培训课程的设计还是存在以下三大误区。

  然而目前很多编程机器人课程的设计,硬件知识的比重会大大高于编程知识。最常见的场景是,辛辛苦苦花几个小时搭建机器人,最后的编程只需几分钟,很多家长在为孩子报名了课程之后才发现,编程机器人课程设置与初衷相差甚远。这一点在乐高这类玩具厂商转型过来的玩家身上表现的尤为突出,一些大型的乐高机器人拼装搭建少则以小时计数,多则以天计数。

  智能相对论认为,少儿编程教育应该更多锻炼孩子的思维能力、创造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,通过编程来理解和掌握计算机的工作原理。在整个学习过程中,要学会寻找规律,总结同类问题的编程解决方案。单纯的卡片式编程模块的创造性组合,并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启蒙作用。

  机器人编程课程设计里面,无论是比例过大的硬件知识,还是图形化的编程教学,培训机构都是在有意降低机器人编程学习的门槛,这样的结果就是,孩子们很容易就被吸引,但随着学习难度的加深,孩子们无法理解那些生涩的物理知识和编程知识时,家长们开始撸起袖子上阵了。当家长们也不会时怎么办?编程机器人厂家和培训机构就贴心的送上了“教学攻略”,大到机器人的搭建方法,小到APP中编程程序的组合方式,不一而足。只需按照“攻略”指引,就能顺利的完成一个机器人的搭建与编程。无论是偏玩乐性质的乐高,还是专业属性更强的能力风暴,如果不按说明书或者官网上的“攻略”进行机器人的组装,就连成年人也是两眼抓黑。

  这种傻瓜式教学模式的缺点很明显,限制了孩子们的思维,“所谓的编程机器人就是在APP里点拨几下图片就能完成了?”这种只能在特定平台中进行一些表面的创意设计,用专业术语来描述就是开源性不够。

  我们也能看到行业中有些厂商正在向这方面进行尝试,比如葡萄科技的编程机器人产品,除了预置的几个固定程序外,孩子还可以新建自定义程序。例如,可以通过超声波感应到前方障碍物,产生“恐惧后退”、“喜爱冲过去”或“兴奋转圈”等不同的反应。

  编程机器人学习主要分成组装搭建和软件编程。在组装搭建时,教会孩子认识零件、掌握原理远比熟读攻略有意义。机器人拼装零件一般用颜色、形状、大小等方式来区分它们的功能,在各种连接件中,根据规律迅速找到自己的所需零件,然后拼装成能够验证杠杆原理等力学原理的物理模型,这样才是进行创意设计的第一步。

  作为一门非刚需课程,编程机器人不光要和文化课程竞争,还要与体育艺术类的课程比赛,缺乏学习目标和定级标准让编程机器人培训机构一直陷入招生——流失——招生的死循环中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